一个好钻

没什么文笔又想写别人谈恋爱。就这样了

*前提:季后赛蓝雨对上微草,0-2结束比赛。老镜记者会上宣布退役。

*ooc与私设一样多,请慎重食用。

*虽然没写明,但是有cp意味在里面。

*结尾可能会有点喻王喻(个人感觉)。

可以了吗?

↓go








正在场后看着蓝雨记者会的方士谦却是少见的,脑子一片空白。

方世镜那番话着实像一个炸弹,点燃后一下子抛了下来,观众席炸开了锅。

他估计方世镜只把退役的事告诉了蓝雨俱乐部的上层和喻文州,——因为黄少天和其他人都一脸愕然,看起来毫不知情。


连他也不提前打个招呼……或透露一下意思?

……不是‘朋友’吗?


等流程都结束后,方世镜从后门一个隐蔽的巷子准备离开。不过方世镜没想到方士谦会来这么一出,居然在散场后在这儿堵着他。他以为就魏琛会这么做。而面对对方的提问,方世镜则是感到有些无奈。“我干嘛提前说?还是少点人知道好吧。不论是你还是他们,都还是要继续打比赛的,在今天之前说出来,要是影响到你们发挥,我能愧疚一辈子。”

‘那喻文州就不怕了?’

仿佛是看穿他在想什么似的,方世镜又补了一句:“文州他也是下一任的队长,于情于理,他都是要提前知道,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方士谦无言以对。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后,开口道:“走,我给你办个小的送别会。”

“……别了。”

方世镜摆摆手,“你之后还有比赛,就不用了吧,好好休息。”他拍了拍方士谦的肩膀,绕过对方准备回去。打完这场比赛他觉得自己有点累,不论是身体上,亦或是精神上。他需要回去好好利用这空出来的许多的时间,理清自己的思绪,想一下以后的路。

“等等!”方士谦眼疾手快,抓住了方世镜的手腕,不让对方这样走了。“蓝雨为了瞒着他们,应该没来得及给你办吧?今天怎么说也不能让你就这么回去。”

现在,他们这种姿势确实够怪的。一个人要走,而另一个人则是抓住了对方的手腕。这要放到一男一女身上,人第一感觉都是“哎呀,小情侣怕是吵架了吧?”,可现在主角是俩大男人——方世镜似乎都能听见旁边的人在小声议论了。他无奈,转过身说:“先放开,我不走。有话好说。”等到方士谦放手了,他又说:“你今天……有点不对劲。”

方士谦眼角一跳。刺激他的人就站在眼前,好意思说这话吗?然而他也感到自己有些不对劲。在给方世镜送别这件事上,自己显得特别的反常。刚才那句话说到最后,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语气甚至还带上了几分强硬。


可能他有点怕。

因为有前车之鉴了。


怕方世镜跟着魏琛那样,退役后什么也不说,招呼也不打,一个人不知道跑哪里去,找也未必找得着。

方士谦深呼吸了一下,决定做最后的努力。要方世镜再拒绝,他也只能放弃,然后好好休息,不再想这事,为几天后的比赛做准备。


“我都‘舍命陪君子’了啊,当是给个面子,去吧?”


方世镜不说话,只是盯着地面,……又或是盯着自己的手腕。

许久之后,就到方士谦都觉得他俩再站下去,说不定明天就上微博头条了——【蓝雨前队长与微草现队长当街久站,相看两无言,究竟所为何事?】也许方世镜是被打动了,又或是其他原因,他缓缓地应了声“嗯”,然后对着方士谦说“走吧”。


方士谦没问方世镜要去哪儿。

他没有跟方世镜并肩走,而是落后于方世镜,随着他弯弯绕绕的走了好一会儿,来到了一家大排档前面。他看方世镜走得这么绕也还能记清路,心下了然,说不定是方世镜常来的。方世镜问了一下他有没有喜欢或者忌口的东西,他说没。方世镜随意点了几样菜和啤酒,末了还对方士谦说了句“你别喝那么多,一两杯就差不多了。”

方士谦看了看周围,人多嘈杂,他其实没听清方世镜说了些什么,于是随口应了方世镜:“好好,你说了算,啊。”怕方世镜听不清,他还应的大声了点。

方世镜听着这话里满是敷衍的味道,刚想说些什么,就听见了方士谦问他:“你经常来这?”

方世镜点头,“还没进蓝雨之前就经常来这了,你要喜欢的话,下次来我让老板给你打折。”

方士谦应了声好,心里权当方世镜在开玩笑。


酒过三巡后,方世镜是肯定了,方士谦刚才回他那话根本是敷衍。酒上桌后就没停过添酒。这样说吧,方士谦倒五次酒,有三次是进了他自己的酒杯,方世镜拦都拦不住,只求别影响到方士谦的休息和训练。

方士谦感觉自己是醉了。

他眼神飘向方世镜身后的电视机,可能是见附近有不少电竞爱好者,老板还特意把台调到了电竞频道。而现在,方世镜退役的新闻正在播放,点评人的声音被周围的人声淹没了,可方世镜那两句话,他却听得十分清楚。

“……不会再有一个夏天属于方世镜。”

“没错,我要退役了。”

方士谦眼神飘移不定,最后闭了闭眼,还是下了决心问出来。


“阿镜,你说你打的好好的……为什么要退役?”


连称呼都变了。

方世镜拿着酒杯的手顿了一下,随即一口气喝完杯里剩下的酒,哐的一声放在桌上。啤酒度数也没多高,可一口全灌下去,方世镜脑子里有些发昏。

“为什么,其实我也没仔细想过。可能开始觉得手速跟不上年轻人了吧?”方世镜一字一句慢慢说着,“再之后,就是…………”

方世镜独自说了一会,一直没听见方士谦说什么。他凑近一看,忍不住笑了起来——行吧,感情是喝醉了。

方世镜找来老板结账。老板收钱找零后,看着方士谦好奇的问了句:“你的同事?”

“已经不是啦。是朋友。”方世镜扶起方士谦,把对方的手搭在自己肩上,右手搂住方士谦的腰,免得两个人一起摔倒。“要下次他来了,还请你给他打个折啊,不行的话就算我账上吧。”

“你们关系真好啊。没问题,老顾客开口,我怎么能拒绝呢?有空再来!”说完这话,老板又忙着去招呼其他客人了。


方士谦酒品好,喝醉了也不闹腾,只安安静静的坐在那儿。方世镜花了点功夫才把方士谦住的酒店地址和房间号问了出来。但在去的路上方世镜又想了想,不能把方士谦带回去就不管了吧?虽然得麻烦别人了,可总得有人照顾他——而后,方世镜敲响了方士谦隔壁的房门。

“请稍等。”

王杰希本来快睡着了,结果被这敲门的声音吵醒。他也不恼,整理下衣服就去开门了。不过等他看清来人是谁时却吓了一跳。王杰希知道方士谦今晚有私事请假出去了,没想到会是和方世镜一起出去。

方世镜也没想到会是王杰希。然而他没办法,“真的很抱歉,因为我的原因让他醉成这样。”

“…没事,我会照顾好队长的。”王杰希扶住方士谦,顺带接过方世镜在路上买的解酒药。

即便走廊上的灯光有些昏暗,王杰希的眼睛仍旧显得很亮。“方前辈还有什么话托我带的吗?……比如托我带给某人。”他朝着方士谦的方向歪了歪头。

方世镜听着王杰希的话大概能猜出来了,再看看他的动作,摇摇头,笑了出来。

“没了。我和他也不是不再联系了,就不拜托你了。”

方世镜话锋一转,斟酌着语句,“你有时间也可以找找文州那孩子。手速这点我无法说什么,战术上你们俩应该能聊得来。”

“欸……好的。”

王杰希有些意外方世镜会跟他提起喻文州。他印象中的喻文州今晚很沉稳,没有丝毫的慌乱,十分出色地回答了记者的问题,仿佛就此已经练习了许多遍。

而上车前经过蓝雨的大巴时,他分明看见喻文州一人独自坐在前排,双手捂脸,肩膀缓慢地起伏着。王杰希从喻文州双手的指缝中看到了些许可疑的水迹。

也许那只是一瞬间的错觉。


方世镜发觉自己和王杰希不能再站下去了,毕竟方士谦还醉着。他朝王杰希颔首致意,“我先走了。拜托你照顾他了。”

王杰希点点头表示理解。

待到王杰希把门关上后,方世镜张开自己紧握的手,发现手心满是汗。他不禁轻声嗤笑起来。


“方世镜,你啊……”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一个好钻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