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颗钻石

跳坑快
脱坑更快
日常话唠
没什么文笔又想写别人谈恋爱
只是流到太太的番茄田中的一只小番茄

文: @甲斐谷长原 

是我求着他写的……((()


1

“Eyeshield21?”

这个在他心中……完美的字眼,最璀璨的光辉。任何的东西都无法埋没这几个字母与阿拉伯数字组成的词汇。一切都相当完美的男人——

在笕骏的心中,却仅仅是个谜。

“……不过是冒牌货。你和那个男人,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。”少年用着嘲讽与不屑混杂与一起的——但,仍是极为愤怒的眼神。身高的差距,并不能使笕骏相信眼前的“Eyeshield21”与曾经的那位“Eyeshield21”合为一谈,笕并不歧视身材矮小的人。但他却绝对怨恨做作虚伪的混蛋,他感觉自己心中的那块绝对的净土,绝对的圣地,绝对的完美正在一点一点的遭到了侵犯,他鄙夷的俯视着眼前身着红色战服的少年。

水町听出了笕骏口中比以往更为可怕的严谨认真——“他……是完美的。你跟那个人之间,并不是一点两点的体格差。”

“……如果你真认为,自己就是真正的Eyeshield21。”

“那就证明给我看吧。”

从那个少年的口中吐出了这样的文字。

2

从小时起,那孩子就比周遭任何人都高大得多。那段时光或许在如今的笕骏看来却是羞耻无比——他那时,正是每个孩子心中的英雄——谨慎严谨的个性,高大雄伟的身躯,英俊潇洒的容貌,几乎可以说正是所有少年所憧憬的对象——他那时显然也陷入了这个麦田怪圈——“他是完美的!无人可以超越!”他拥有着这样的评价。

他自己,也如此承认。

但在陷入于狂妄时期的人,却难以听取他人的建议——这是完美间唯一的瑕疵,那少年却对此不屑一顾——

但人生中并不容许失败。

那个少年的失败却便发展于此,狂妄自大的个性使当时的自己毫无冷静思考的可能性,他对错误的“正确”,都不屑一顾;对所有的正确的“错误”却深陷其中。他被神眷顾着,但他并没有这样的幸运。

曾经所有人都看好他,而他自己也成为自己的神;此时所有人都不再看好他,而他自己也陷入了绝望的泥沼——成为了“愚蠢的放弃家”。

笕骏在球场上的疾驰或许已然没有人可以再次目睹了。

那个少年自己也放弃了自己的希望。堕入了放弃与重拾之间的交织纠结轮回。他知道自己正在进行着这样的事情,但他无法从这样的世界中挣脱。

3

笕骏再次拿起啤酒瓶,堕入了轮回的地狱中的他,难以从这样世界中爬出。

他最后的寄托到底是什么呢?他坐在那仍微微发烫的汽车前方,像是月亮悬浮起来一般理所当然,他只是在进行着理所当然的回忆。所有人都无法改变他了——就连他自己都抱着这样的理所当然的绝望。月光铺洒在大地的每一平方米,竟也透过了那少年的皮肤,击入了他的心口。

这是命中注定的——笕骏叹了口气,低头看了看几乎饮尽的酒瓶,或许他现在也处于这样的空虚时期。

“诶,笕,你听说了圣母院大学的那个’Eyeshield21’了么?”

但正因为如此,才能够装下更多的东西。

这是命中注定的。

4

“我应该已经完全放弃美式足球了才对……”他这样自嘲道。

但眼神仍然难以远离那个身影。

“来自日本的背号21的少年——Eyeshield21!”随之而来的竟是令笕骏此生难忘的欢呼呐喊声,那个少年的心突然有几分颤动。

那个人的速度,那个人的平衡能力,那个人的体格——都是完美的。他完全被震撼了,他此刻便察觉到了自己的失败与不足——“……只有我是九流的选手!”

他发了疯地训练,拼了命地改变,拼了命地——想要彻底击败那个谜,他想要探寻新的答案,那个少年,究竟……

笕骏想要改变,笕骏正在为了那个人改变自己,他付出了此生最大的代价。

但这代价在笕骏看来却也不过如此,他从此刻开始,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笕骏——而非所有堕落中少年的一员,他感受到了微妙的归属感。

来自于“美式足球”的召唤,“美式足球”的归属感——还有对那个人源源不断的追逐。

5

这正是命中注定的,只不过是短短的几秒钟便能说完的话语,但是对于笕骏来说却已经是恍若隔世,却是笕骏生命中最重要的话语。

“你上场吧,笕骏……你去与那个,Eyeshield21进行对决。虽然只是最后的交锋,但你出场吧!”

却似乎永远追不上那个人。

他早已经光速的世界疾驰了。

战败后的言语确实可惜,却使Eyeshield21对笕骏产生了兴趣:“你是日本人吗?在这里,很久没有听过熟悉的日语了呢。”

少年抬起头来,注视着这个永远无法超越的男人。

他仍旧记得那个人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“下次让我们从比赛一开始就较量吧!一言为定了!”


-END-



想不虐的话别往下看…………

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但笕骏,与那个人,都没有等到那一个所谓的“下次”。

评论
热度 ( 7 )

© 一颗钻石 | Powered by LOFTER